岩棉板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间借贷资金究竟流向了哪里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5:54 阅读: 来源:岩棉板条厂家

民间借贷资金究竟流向了哪里?

民间借贷资金流向路径的变化,即从实业领域,到房地产等投资渠道,到部分资金异化为“炒钱”游戏,这其中的原因当值得好好反思。这看似是金融问题,其实更是产业问题。因此,从长期看,除了要大力整顿金融秩序,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民间借贷的高利贷化倾向外,还要从产业政策上加以全方位引导与扶持。  愈演愈烈的民间借贷“风暴”,有扩张和蔓延之势,国内某知名投行机构近日估计,中国民间借贷余额已达到3.8万亿元,约占中国影子银行贷款总规模的三分之一。姑且不细究此数据真实性如何,有多大偏差,另一个疑问却油然而生:数以万亿计的巨大民间借贷资金,究竟流向了哪里?  民间借贷自古有之,并一直被视为正规金融的有益补充。以资本之都温州的发展历史看,在过去几十年的快速成长过程中,靠亲戚朋友相互拆借资金,打拼出鞋厂、打火机企业,并自此走出国门的例子比比皆是。尽管其间也曾出现过不少问题,但不可否认,曾经的民间借贷,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温州辉煌的制造业。不单单是温州,在东莞、在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均曾扮演着重要角色,成为当地经济增长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随着资本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以及为之奠定基础的制造业利润率逐渐走低,追利的资本开始不安于实业的薄利,曾经以投向实业为主的民间借贷也在慢慢演变,主要有两个分化。一是部分民间借贷资金从实体经济领域,转入投资领域,资本追逐利润的本质渐现。过去几年,庞大的民间资金炒股、炒房、炒矿,甚至炒作农产品,均是民间资金寻找突破口的一个表现,在这个过程中,不乏民间借贷资金的身影。二是部分民间借贷资金沦为单纯的“炒钱”。如果说民间借贷资金从实业领域进入虚拟经济,还算是资本积累到了一定阶段的一个必然,那么,当另一部分民间借贷资金开始异化为单纯的“炒钱”,走向高利贷,类似庞氏骗局,没有任何投向,只是空转,则给民间借贷蒙上了阴影。  不过,由于地域差异,东西部地区民间借贷资金流向,也有很大差异。比如相关调研显示,东部温州与西部宁夏的民间借贷资金流向就明显不同。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当前1100亿元温州民间借贷资金的具体用途分为几个部分:一是用于一般生产经营的占35%;二是用于房地产项目投资或集资炒房的占20%;三是借给民间中介以及由民间中介借出,用于还贷垫款、票据保证金垫款、验资垫款等短期周转,这两块合计占40%左右;另外有5%用于其他投资、投机及不明用途。而西部省份宁夏辖内的临夏回族自治州的相关调查显示,临夏州内民间融资基本局限在民营经济、个体工商户、种养大户及城乡居民范围内,他们既是民间融资的供给者,同时又是民间融资的需求者,从这些民间借贷供给者与需求者来看,将资金抽离实体经济的情况在临夏州表现得并不明显。  整体看,中小企业等实体经济,依然是民间借贷资金的主要流向。当前,中小企业面临诸多困境,其中资金问题就是其一,因此民间借贷的一个重要流向,依然是融资渠道并不顺畅的中小企业。特别是,今年以来,随着原材料涨价、人力成本上升等多种因素的叠加,东莞、温州等地的中小企业面临着诸多“成长的烦恼”,资金需求增长快于资金供给,造成了事实上的资金缺口,在银行信贷不能完全满足的情况下,向民间借贷求助,成为很多中小企业的选择。小企业对民间借贷的另外一个需求,在于向银行贷款续借期间的资金周转。此前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个周转时间有的需要一周,有的则需一个月。利润率本来有限的小企业,只能在短期内承受民间借贷资金较高利率的压力,以此满足资金周转的需要。此前,央行研究局一份报告认为,受信贷环境趋紧等因素影响,目前民间借贷利率水平较过去有了明显提升;借贷期限短期化趋势也日益明显,资金多用于借贷方弥补短期自有生产资金不足。  与中小企业只能承受短期民间借贷资金不同,房地产领域被认为是吸纳民间借贷资金的又一重要去向。一方面,在房地产调控的大背景下,房地产企业普遍资金紧张,企业自筹资金成为补充房地产项目的重要渠道,民间借贷自然是便捷途径;另一方面,则是部分炒房资金的聚集,尽管这一资金在调控重拳下不断退缩,但转战二三线城市的资金依然不少。房地产领域之所以被很多人认为是民间借贷资金的重要流向,其原因除了政策调控带来的资金压力外,还有一个更为本质的因素,就是房地产行业的高利润率,能够支撑相对较高的资金成本。比如房地产龙头企业万科,其2011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销售毛利率为45%,主营业务利润率是22%;另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保利地产,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毛利率为42%,主营业务利润率26%。这还不是最高的,招商地产的半年度财报显示其销售毛利率达到47.58%,主营业务利润率为29.7%。今年以来频频“放贷”的上市公司,放贷对象中就有很多房地产企业,比如“放贷”大户香溢融通的放贷名单中,就罗列着诸如湖州凤凰新城、(杭州)东方巨龙、福建君合集团、上海星裕置业等众多房地产企业的名字。  民间借贷资金的第三个流向,就是部分民间借贷资金演变为单纯的“炒钱”。与前两个去向,即流向中小企业、或投资领域有着本质区别,这部分民间借贷资金仅仅停留在借贷市场空转,异化为“炒钱”游戏,这颇似已有百年历史的“庞氏骗局”。这时的资金流向完全变质,甚至没有人关心钱去了何处,只盯着上家承诺的利率。这部分资金,是民间借贷市场上最危险的一部分,在层层加价的类似金字塔结构的借贷链条中,参与者环环相扣,“以钱生钱”,成了真正的击鼓传花的赌博,其结果最容易诱发“崩盘”。  此外,还有部分民间借贷资金,进入诸如炒矿、期货、股市等投资领域,可以说,这与前三个资金流向,构成了整个民间借贷资金去向的一个完整图谱。但股市、期市的长期表现不佳,难以吸引大量民间资金进入,而炒矿的门槛较高,周期较长,不确定性因素更多,因此也非一般资金能够驾驭。  引导民间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为中小企业“输血”,是各种政策一以贯之倡导的,但当借贷利率大幅高企,借贷者能否承受成为一个考验。对投资领域来说,比如房地产,在此前房价飞涨时期,房地产企业或者炒房者,能够以较高回报率,承受高额的借贷资金成本,但随着调控深入,房企销售下滑,房价下跌趋势愈加明显,此时民间借贷资金能否继续赚取超额利润,当打一个问号。至于异化为“炒钱”游戏的那部分民间借贷,本身就是不可持续的行为,应当坚决予以抵制。  民间借贷资金流向路径的变化,即从实业领域,到房地产等投资渠道,到部分资金异化为“炒钱”游戏,这其中的原因当值得好好反思。这看似是金融问题,其实更是产业问题。因此,从长期看,除了要大力整顿金融秩序,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民间借贷的高利贷化倾向外,还要从产业政策上加以全方位引导与扶持;而短期内,对相关企业给以融资支持与税收优惠等政策,显然都有利于民间借贷风险的化解和防范。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