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汉末年三分天下历史概述【求医】

发布时间:2021-01-14 15:49:32 阅读: 来源:岩棉板条厂家

东汉统治集团趋于腐朽,至灵帝时达于顶点。灵帝本人奢侈荒淫,后宫彩女数千人,衣食费用,每日千金。光和元年(178),他公开设西邸卖官,聚敛钱 财,“自关内侯、虎贲、羽林,入钱各有等差,私令左右卖公、卿,公千万,卿五百万”(《后汉书·灵帝纪》)。即便是通过正常途径被荐举的,要取得实职,也 需要缴纳一半或三分之一的数额。之父曹嵩,贿赂宦官且输入“西园钱一亿万”(《后汉书·宦者传》),才官至太尉。中平二年(185),崔烈由太尉任为 司徒,竟也是“入钱五百万”才得到这一职位。朝拜之日,灵帝对身边的亲幸说:后悔当初没有抬高一点价位,否则可以卖到一千万钱的。崔烈出身世有令誉的书香 门第之家,也为当时一名士,此后则声誉衰减。他心中不安,问儿子崔钧:我位居三公,人们有什么议论吗?崔钧回答说:大人少有英称,历为卿守,论者不谓不当 为三公;今登其位,天下失望。究其原因,“论者嫌其铜臭”(《后汉书·崔传》)。卖官鬻爵,使朝政更为腐败;买官之人,借机盘剥百姓,大肆聚敛钱财。吏 治败坏,民众苦不堪言,大大激化已有之社会、阶级矛盾。

从和帝以降至东汉末,水旱虫蝗及时有发生的地震灾害,严重影响广大农村地区及 编户民。沉重的赋役、无情的疾疫、蔓延的饥荒,迫使安土重迁之百姓四处流亡。桓帝永兴元年(153),有32个郡国遭受蝗灾,加上水灾,百姓饥穷,流落四 方者有数十万户之多。走投无路的流民,为谋生路而暴动。安帝永初三年(109),就有“海贼”张伯路领导流民数千人,辗转于沿海九郡。顺帝时,广陵人张婴 领导流民,在徐、扬一带举行暴动,时起时伏,前后达十余年之久。桓灵时,从幽燕到岭南,从凉州到东海,都有流民暴动,暴动规模也从几百人、几千人扩展至几 万人、十几万人。流民转化为反抗官府的“盗贼”,由于习惯流动生活,故长于流动作战且战斗力较强。当流民运动已形成较大声势,规模也越来越大时,也就有了 席卷全国之黄巾起义。

灵帝时,原始道教的一支太平道(因信奉《太平经》得名),在流民中渐传布开来。张角是太平道首领。他自称“大贤 良师”,利用符水咒说为徒众治病。病者多治愈,故百姓信向之。他派遣弟子到各地去传教,转相宣传,十余年间,徒众多达数十万,遍布在青、徐、幽、冀、荆、 扬、兖、豫八州。为把信徒更好组织起来,张角将徒众按军事编制分为36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各有渠帅领导,由他统一指挥;并利用当时的流行“黄 天”谶语,传播“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向百姓宣告东汉崩溃在即、新朝将要代起。

太平道徒广为散布“黄天泰平” 口号,并在京师及州郡官府门上用白土涂写“甲子”字样。中平元年(184)初,大方马元义调发荆、扬等地徒众数万人,相约汇于邺(今河北磁县西南);又与 宦官中信奉张角“大道”者联系,确定内外举事时间。叛徒告密,起义计划泄漏,灵帝下令追查皇宫官署,及百姓中与张角所宣传“大道”有关者,诛杀千余人,并 通缉张角。张角不得不提前起事。二月,以黄巾为标志的农民军,在七州、二十八郡同时起事,张角自称“天公将军”,他的弟弟张宝、张梁分别称“地公将军”、 “人公将军”(《后汉书·皇甫嵩传》),三人为最高统帅。

各地黄巾军焚烧官府,劫掠聚邑,以致“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 (《后汉书·皇甫嵩传》)。黄巾人数众多,声势浩大,被称为“蚁贼”。黄巾军一开始就威胁洛阳,故东汉政府匆忙布置防守;以精兵驻守京师,在洛阳四周增设 八关都尉,形成严密的防卫圈;为防止一部分士大夫与黄巾合谋,朝廷宣布赦免党人,解除禁锢;朝廷还诏令州郡修理守备,简练器械,并征发边郡胡兵参与作战。 张角兄弟所率领的黄巾,是黄巾军主力。他们相继抗击卢植、、皇甫嵩指挥的政府军主力的进攻。张角病死,张梁、张宝相继败亡。政府军大举杀戮,张角被剖 棺戮尸,传首京师。从二月到十一月,颍川、河北等地的黄巾军主力逐一被消灭,黄巾军余部则坚持武装抗争达十余年之久。黄巾起义发生在地方割据势力迅速发展 的时代,豪强大姓拥有强大的武装,他们与官军联合,处处阻截,残酷镇压,流民军无法大规模集中力量发动进攻。这次组织严密、发动迅速的黄巾起义,以失败告 终,但沉重打击、瓦解了东汉王朝的腐朽统治。

中平六年(189),灵帝死去,少帝刘辩即位,何太后临朝,太后兄大将军何进秉政。何进 与司隶校尉合谋诛灭宦官,何太后不允,故迟迟未动手。当时,宦官集团四外交通,收买何进弟弟,知道了何进的谋划。外戚、宦官双方矛盾尖锐,间不容发。 何进采纳袁绍的建议,召董卓带兵进京,作为武力依靠,以胁迫太后诛灭宦官集团。袁绍屡屡向何进进谋,要他立即决断,一举诛灭宦官势力。何进寡谋少断,迟疑 未决。宦官势力,战战兢兢,决定殊死一搏。张让、段等十余人在何进进宫之际,斩杀何进。袁绍率兵进宫,收捕宦官,无论老少统统被处死,那些没有胡须的人 甚至也被当作宦官杀死,死者两千余人。宦官张让等数十人挟持少帝及陈留王出逃至黄河岸边,被追兵赶上,张让等投河而死,宦官势力从此被清除。

董卓听闻此番变故后,率兵急抵洛阳,统领何进兄弟军队,尽揽朝政。他率精兵控制京师,占有武库甲兵与汉室财富;又适值帝室大乱,得以独断专行,威震天 下。他先是废少帝为弘农王,又将其杀害,立灵帝少子陈留王为天子,是为献帝。董卓位居太尉,大权独揽,自封爵赏。他生性残忍,用高压手段控制朝臣,以严酷 刑罚统治属下,睚眦必报。朝中官僚朝不保夕,惶惶度日。他放纵部下以“攻贼”为名,残酷杀掠洛阳附近的民众,淫掠妇女,抢夺钱财,杀戮无辜,或在城门口焚 烧头颅,洛阳城中恐怖异常。此时,关东实力军事首领和地方豪强纷纷起兵讨伐董卓,以袁绍为盟主,进屯洛阳周围各地,黄巾军余部也相继起兵。董卓为躲避关东 兵锋,避免并州黄巾截断后路,于初平元年(190)初,挟持献帝西迁长安,驱迫洛阳一带百姓西行。离开洛阳时,士兵发掘帝陵及贵族坟墓,劫取宝物,强行驱 使民众西迁,放火焚烧宫室民宅,洛阳城遍地焦土,残破不堪。

董卓挟持献帝到长安后,益发跋扈骄横。他位居太师,号称“尚父”,服饰、 乘舆类于天子,僭越礼制。其宗族姻亲纷纷位列朝廷,子孙虽小,男皆封侯,女封邑君。他建筑坞,号为“万岁坞”,积谷可支用30年,自称“事成,雄据天 下;不成,守此足以毕老”(《后汉书·董卓传》)。王允本被董卓视为心腹,西迁后,被董卓迁为司徒,兼任尚书令。但他对董卓的倒行逆施早已不满,欲诛杀董 卓。董卓自知为人所痛恨,出入时总以骁勇过人的为护卫。吕布因事得罪董卓而被斥,心生嫌怨。王允乘机拉拢吕布,劝说他杀掉董卓,为天下除害。初平三年 (192),四月,献帝大会群臣于未央殿。吕布密令同乡李肃带勇士十余人扮作卫士埋伏于朝门内。董卓刚一进门,李肃一戟将他刺下车来,吕布随即将董卓刺 死。消息传出,长安士卒百姓无不兴高采烈,“士卒皆称万岁,百姓歌舞于道。长安中士女卖其珠玉衣装市酒肉相庆者,填满街肆”(《后汉书·董卓传》)。董卓 体态肥胖,人们点火置其脐中,以发泄愤恨。董卓死后,其部将李、郭汜等在关中相互厮杀,长安城附近居民或死或逃,行旅断绝。

讨伐董 卓的关东联军,本来就是乌合之众,彼此间尔虞我诈,很快就分崩离析。镇压黄巾及讨伐董卓等一系列军事活动,为关东地区割据势力的兴起提供了便利条件。经过 五六年复杂的分合之后,全国逐渐形成许多割据区域:袁绍占据冀州、青州和并州(今河北大部、山东大部、山西大部),曹操占据兖州、豫州(今山东西部、河南 东北部),公孙瓒占据幽州(今河北北部及辽宁西部),陶谦、、吕布先后据有徐州(今江苏北部、山东东南部),袁术据有扬州的淮南部分(今江苏南部), 刘表占据荆州(今湖北、湖南),孙策占据江东(今江苏南部、江西北部、安徽南部),刘焉占据益州(今四川、云南及贵州北部),韩遂、马腾占据凉州(今甘 肃),张鲁据有汉中(今陕西南部),公孙度据有辽东(今辽宁东部),等等。这些军事割据者,出于利益考虑,朝秦暮楚,彼此间或勾结或争斗,经过几年混战, 到建安四年(199)前后,比较有实力的军事集团是江东孙策、荆州刘表、益州刘璋(刘焉之子)、凉州的韩遂与、辽东的公孙度及割据北方的袁绍集团与曹 操集团。

东汉末年的频繁天灾,以及连年的军阀征战,给百姓带来深重苦难。东汉末,疾疫大规模流行,从桓帝到献帝的六七十年间,见于记 载的“大疫”有9次。曾回忆说,“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志·魏书·王粲传》)所谓“昔年疾疫”,即建安二十 二年(217)大疫;“建安七子”中徐、陈琳、应、刘桢,及曹丕未提到的王粲,均在此年病逝。据张仲景《伤寒杂病论·自序》说,张氏家族原有二百余 人,自建安元年(196)起,在不到十年的时间中,就死去三分之二,多数又死于伤寒等疾疫。李、郭汜在关中混战,长安城“人相食啖,白骨委积,臭秽满 路”(《后汉书·董卓传》)。战争连年进行,户口锐减,有的地方荒无人烟。《乐府诗集》中载有的曹操《蒿里行》,“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 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诗中真切描述了当时中原地区百业残破、民生为艰之凄凉情景。

汉末军阀混战中,袁绍占据较富足 的冀州,户口众多且兵粮优足。凭借优越的家世背景,在群雄讨伐董卓之时,他被推举为盟主。他是东方割据称雄中最强大的一家。与之相比,曹操逊色不少。曹操 出身阉宦之家,其父曹嵩为宦官曹腾养子。董卓入洛阳后,他逃至陈留(今河南开封市东南),聚兵五千,同各地豪强富室一起,参加讨伐董卓的关东联军。初平三 年,他收降了黄巾军30余万,以其精锐部分组成青州兵。这成为曹操争雄的重要凭藉。一些豪强如许褚、李典等,先后率领宗族、部曲、宾客,追随曹操。建安元 年,曹操把汉献帝迎到许县(今河南许昌东),取得“挟天子以令天下”(《三国志·魏书·张范传》)之地位,扩大了政治影响。他在许县及其他地方进行屯田, 积蓄军资,巩固军事势力。在陆续消灭黄河以南许多割据势力后,隔黄河而与袁绍相抗衡。两个青年时代的朋友,终于兵刃相向,以战争来争雄天下。

建安四年,袁绍战胜公孙瓒,遂整束精兵十万,马万匹,准备向曹操发动进攻。建安五年(200),曹操与袁绍在官渡(今河南中牟)进行决战,争雄中原。按 实力而论,曹兵人数远不如袁军,粮草辎重供应也弱于袁军。论军事才能,则有天壤之别:曹操明于决断,赏罚分明,知人善用;袁绍外宽内忌,用人心疑,好谋少 决。故而,曹操自负必胜,当时人也多认为战局分明,袁绍必败。官渡之战,由三个战役组成:一是解白马(今河南滑县东北)之围,曹军声东击西,败袁军,斩颜 良;二是延津(今河南汲县东)之战,曹操诱敌深入,再败袁军,斩杀文丑。打了白马、延津两个胜仗后,曹操从容撤军至官渡,以逸待劳,等待袁军到来。八月, 袁绍进逼官渡。从八月到十月,袁、曹两军在官渡相持,袁军兵多势强,主攻势;曹军兵少,取守势。九月,曹操派人劫烧袁军粮草。十月,袁绍再派部将护送粮 草,屯扎乌巢(今河南延津)。这时,袁绍的谋士许攸降操。曹操听说许攸到来的消息后,来不及穿鞋,光脚奔出营帐迎接,“子远(许攸字),卿来,吾事济 矣。”他听取许攸意见,亲率兵夜袭乌巢,火烧粮谷。袁绍派往攻击曹军大营的张又投降曹操。袁军军心涣散,曹军又乘机进攻,大败袁军。袁绍仅和儿子袁谭逃 回河北,一蹶不振;曹操以弱胜强,为统一北方奠定基础。

官渡之战后,曹操利用袁绍子袁谭、袁尚兄弟间的矛盾,占领冀州、青州、并州、 幽州,统一中原。建安十二年(207),曹操出军卢龙塞(今河北喜峰口),打败与袁氏残余势力勾结的乌桓蹋顿单于。此举不仅有益巩固统一、保障人民安居生 产,也为曹操发起统一战争除去了后顾之忧。

建安十三年(208),曹操挥军南下,企图夺取荆州,后再进兵江东。曹军尚未至荆州,荆州 牧刘表去世,其子刘琮继立,决意降曹。曹操踌躇满志,拒绝谋士贾诩的休兵整顿、稳定荆州之建议,急于求成,执意率疲惫的兵士大举东进,欲一举消灭刘备与雄 踞江东的,统一全国。孙权属下多望风畏惧,规劝孙权投降。鲁肃、力排众议,主张联合刘备,共同抗击曹操。孙权确定抗敌大计后,命令周瑜、程普为 左、右都督,各自率领万人,溯江而上,与刘备军会合,至赤壁(今湖北赤壁市西北)与曹军相遇。当时曹军近30万人,孙刘联军约5万左右。孙刘联盟的形成, 对赤壁之战的胜负是有重要意义的。

时值隆冬,北军初到南方,不服水土,遭遇疾疫。初次交战,曹军失利,锐气受挫。周瑜部将黄盖献火攻 之计,诈降曹操。十一月,黄盖率艨艟斗舰十艘,载满用膏油灌浸的柴草,上蒙布幕,假称投降,向曹营进发。接近曹营时,命令各舰点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 顷刻间曹军水营淹没于火海之中。不久,火势又蔓延到岸边大营。此时,孙、刘联军水陆并进,曹军大溃,人马被烧、溺而亡者不计其数,曹操慌忙败退。曹操在败 退途中,遭遇刘备军截击,加之道路泥泞,兵士自相践踏,死者甚众。

赤壁之战是一次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赤壁战后,孙权保住了江东、占 据江夏(今湖北新洲西),刘备乘机占有长沙、零陵、桂阳(今湖南郴州)、武陵(今湖南常德)四郡,曹操退回北方后仍占据江陵(今湖北江陵)、襄阳(今湖北 襄阳)。曹操势力后来退出江陵,但仍据有襄阳。三分天下之局面初步形成。

建安二十五年(220)正月,曹操病逝,其子曹丕继承魏王位。十月,汉魏“禅让”,曹丕称帝,建立魏国,定都洛阳,东汉王朝正式终结。

北京心脑血管医院哪家好

北京治疗脓疱疮的医院哪家好

深圳哪家医院白癜风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