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袁尚的虚实真假解围战

发布时间:2020-12-25 06:02:03 阅读: 来源:岩棉板条厂家

袁尚的虚实真假解围战

建安九年五月,过于自信的审配开始为他的失误付出巨大代价!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邺城无辜的百姓,紧接着的是可怜的守城士兵,态势如同孤岛的邺城彻底断绝了粮食供应之后,人们首先作战的对象是自己填不满的肚子,灌满了漳河水的围城堑壕割断了人们一切逃生的希望,把自己的同类作为食物的惨景即将在邺城重现了。

围攻邺城的曹操大军现在省略那个攻字,成了围而不攻的警戒部队,唯一的任务就是巡逻在堑壕的岸边,防止有人偷渡求生,可惜那时候还没有神通广大的黑道“蛇头”出世,欲偷渡出境难于上青天,这下百姓们惨了!

自信的审配开始失去自信,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发出了向袁尚求援的告急信,一名天生水性绝佳的亲信成功的顺水潜游到了漳河,奔向了也在平原进行着围城战的袁尚。

僵持在平原城下的袁尚来不及将斩草除根进行到底了,毕竟老巢邺城比亲哥的性命更加重要,慌忙中集结了一万多精锐,亲自率领紧急回援邺城。

平原城内的袁谭松了口气之余,不免暗恨曹操无情:如此解围,究竟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利?——蠢才!还用问吗?

邺城中的审配感觉度日如年、时光如止:邺城被围成死地已经接近百日,城中的军民已经被生生活活饿死了一半!但却并未动摇审配的坚守意志,他相信:袁尚会给邺城解围的,即使不能,自己也决不降曹!大不了慷慨赴死就是了,哪个人的旅途终点不是死亡?

终于盼到了!一天傍晚,望眼欲穿的审配在邺城东门城楼发现了远处的烟火,那里是距邺城仅十七里的阳平亭,按自己求援信的约定:今晚就是里应外合突破曹军的时刻!

审配动员了全部尚能作战的士兵,集结在了北门--曹军必在东门严防,北门外数里就是漳河天险,曹军理应防守最弱,这里就是与袁尚预约的汇合处。早就准备在东门城头的火堆也点燃了,远方瞬间火熄,那是袁尚已经接到了信号。

邺城外的曹操其实早几天就接到了袁尚来援的急报,众将及谋士都建议及早撤围退军,事情明摆着:那袁尚倾力来援,士兵归家心切,必定人人死战,理应避其锋芒。

曹操经过熟思,向大家说道:“袁尚军若堂堂正正顺大路进兵击我侧背,我即全师退回黎阳;若顺西山小道隔淦水来兵,即说明其心必虚,尚留自己逃路,怎会死战?吾必破之!”

果然如曹操所料:袁尚犹豫再三,终于没敢将自己全军至于与曹操拼命的死地,还是从西山小道经邯郸进军到了邺城东北方向十七里的阳平亭,先临淦水结寨扎营,才向邺城的审配点火发出了信号:今晚突破曹军北门防线!

诸将见邺城东门火起,俱都建议集中主力于城东,曹操冷笑:“此小儿伎俩,安能瞒我?从未闻欲战先示其形者!三门撤半,集于北门险要处,谨防城中人突出,诸将随我伏于城北我寨两侧,今夜破袁尚必也!”

诸将接令临行之时,曹操踌躇满志宣布:“冀州已经到了我的手里了,诸位知道吗?”

诸将只好老实回答:“不知道。”——明白也要装傻呀!

曹操断言:“诸君很快就会看到的。”

以后实际发生的战斗实在没什么精彩之处:审配率城中饿兵如约出北门接应,哪知强渡堑壕时遭到了数量庞大的曹军阻渡,再三死冲不见战果,只得退军回城,落了个损兵折将,未能如愿。

欲趁夜色劫寨的袁尚更惨:突入曹军北门营寨后突然发觉是座空寨,紧急退军不及,还是遭到了曹军的伏击,部队建制一乱,只得各自为战,且战且逃,幸得袁尚作战彪悍,将士们都是玩命求生,才得突出重围,检视部队,已损失三成。

好不容易才收拢残部依曲漳扎下了大营,曹操又趁胜跟踪而至,指挥大军围了袁尚营寨,现在将士们已被曹军打得心裂胆寒,哪里还有战意?袁尚无奈之下只得派出了原豫州刺史阴夔及陈琳向曹操乞求投降,这总该行了吧?

谁知得势的曹操却意外的拒绝接受袁尚的投降,为什么?难道曹操非要赶尽杀绝不成?

正是如此,原因有三:一是曹操对去年败于袁尚耿耿于怀,认为这是生平莫大耻辱!收这位胜过自己一次的后辈为部属?想起了就让人不舒服,不取其脑袋难洗败羞;

二是邺城的审配已成瓮中之鳖,眼前的袁尚已成落水之狗,何妨痛打解气,强似眷养费神,还是一刀杀了利索,一劳永逸的手段还是宜将剩勇追穷寇,宰尽敌人称霸王!

三是还有一个袁谭呀,收降了他不共戴天的兄弟,对这大义灭亲的哥哥怎样交代?难道还要给他们兄弟俩当一辈子和事佬不成?或者是替他们做终身制自由搏击赛台上的裁判?关键是:万一他们以后来个血浓于水怎么办?

袁尚见求降无望,只得设法突围保命。

说起来这袁尚也不是没两把神沙就敢倒反西歧的莽汉,对突围计划就设计的极为巧妙:曹操现在还未及合围,那当然是越早越好,立即就行动;突围之后的逃窜方向论理应该是向北或向东,实在不行向西奔并州也是一个选择。但袁尚这时却异常聪明起来了,向南!绕过邺城,奔向曹操的老家许都方向!

这招大大出乎曹操的意料之外,的确无法防范,等到发觉袁尚奔向自己的后方时已经迟了一步,被袁尚出走滥口在祁山扎下了营寨,这里在邺城的正南方向,距邺城五十里,恰能起到骚扰曹操围城部队的作用。

气恼的曹操干脆亲自点了五千轻骑,直袭岐山!这下袁尚不跑了,竟出动全部剩余兵力迎头击向曹操,论局部兵力袁尚并不占弱势,还是有拼一下的资格的。

袁尚派往前敌的是自己忠勇将领马延、张顗,谁知忠勇二字要看用在什么时候,现在袁尚的处境实在是应该用可怜二字来形容,困兽犹斗也应该以身作则吧?此时迎击曹操无疑于走向死亡,你不一马当先还想让兄弟们给你打头阵?算了吧,咱把忠勇献给曹操去!

马延、张顗率部战场起义,归降了曹操,这下袁尚再也没有拼一下的资本了,倒是非常机警,断然抛下了闻讯崩溃的全军,还是逆向折返向北,又越邺城,逃往了北方的中山国,这下可称为真正的远遁了。

可惜曹操还是没能准确判断出袁尚逃走的方向,怎么也没料到袁尚竟有北来自投罗网求活路的胆量,等发觉后欲再追捕却是实在来不及了。

浙江省精神障碍医院

安徽省鼻咽纤维血管瘤医院

福州市风湿痹症医院

内蒙古反射性躯体神经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