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口头约定排他条款奇瑞斯巴鲁二度闯关悬疑

发布时间:2019-09-30 09:21:38 阅读: 来源:岩棉板条厂家

口头约定排他条款 奇瑞斯巴鲁二度闯关悬疑

核心提示:  斯巴鲁汽车母公司日本富士重工迄今仍未放弃与奇瑞的合资计划。接近奇瑞高层的消息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最近一次与奇瑞

斯巴鲁汽车母公司日本富士重工迄今仍未放弃与奇瑞的合资计划。接近奇瑞高层的消息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最近一次与奇瑞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的会晤中,富士重工已经获得奇瑞的口头保证,即由后者尽一切资源,助力斯巴鲁国产计划尽快成行。

不久前,奇瑞汽车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曾率奇瑞斯巴鲁项目组的高管团队一行造访富士重工,并就双方此前陷入审批僵局的整车合资项目,与日方进行新一轮磋商。

来自奇瑞内部的消息称,由其组织的核心中高层管理团队,近期将以学习考察之名造访富士重工。与此同时,原本规划作为斯巴鲁国产基地的奇瑞大连分公司,也迎来了日方派驻的技术高管。此举可能是为或将落地国产的斯巴鲁项目做前期筹备和生产规划。

对此,奇瑞和斯巴鲁中国方面均以“不知情”为由拒绝置评。不过,尹同跃在今年4月上海车展前夕接受记者采访时曾不无忧虑地表示,“中日关系现在都这样了,(合资斯巴鲁)未来真的不好说。”

两年前,国家发改委曾以丰田是富士重工大股东为由,否决了奇瑞斯巴鲁合资申请的第一次报批。目前,尚不清楚在第二次报批时,双方的合资内容是否会做出大幅度的修正,但在丰田仍为富士重工大股东地位不变的前提下,奇瑞斯巴鲁能否成功闯关,同样存在巨大变数。

私定终身

据知情人士披露,奇瑞方面已经向富士重工许诺,将在时机合适时,再度向国家发改委递交合资项目申请。

让外界惊诧的是,即便在中日关系如此敏感的当下,富士重工仍愿为中国市场的“钱景”与奇瑞“私定终身”。

接近奇瑞高层的知情人士向记者披露,就在6月中旬,奇瑞董事长兼总经理尹同跃还亲自率队造访日本富士重工总部,并同日方高管就斯巴鲁国产项目达成口头协议:第一,在中日关系一旦改善的合适时机,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重新报批;第二,在与奇瑞的合资项目通过审批之前,日方不得与第三方洽谈合资事宜。

奇瑞亲赴日本就斯巴鲁合资项目与富士重工磋商,表明在前次报批受挫的情况下,双方仍在努力挽救合资项目。而奇瑞在近期对富士重工提出“合资谈判”的排他性条款,同样从一个侧面证实,富士重工并未放弃从其他渠道找寻突围的良策,这个通道当然包括换一个实力更强的合资伙伴。

实际上,在斯巴鲁传出国产的最近三年时间里,业内传出的消息表明,斯巴鲁先后与除奇瑞以外的多家本土汽车企业就合资国产项目进行过意向性接洽,绯闻中的“恋爱对象”名单包括上汽、一汽、北汽、力帆和江铃等。最终与日方达成合资意向并上报国家发改委的,也只有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

现在,按照富士重工与奇瑞的“君子协定”,富士重工不得再与除奇瑞之外的第三方探讨组建整车合资公司的计划。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围绕国产合资项目,斯巴鲁方面并没有停止与上汽的接洽。

事实上,与上汽接洽的并非斯巴鲁母公司富士重工,而是不久前才挂牌成立的斯巴鲁中国,且双方接洽的内容并非整车合资项目,而是收权区域总代。

在与斯巴鲁传出恋爱绯闻的整车企业当中,上汽与富士重工的渊源颇深。早在2004年,上汽工业销售公司旗下的上汽安吉斯巴鲁销售公司,就获得了斯巴鲁在华东六省一市的区域总代收权,上汽和庞大同时成为第一批入围的斯巴鲁在华区域总代。此后,上汽安吉斯巴鲁一直是国内除庞大旗下中冀斯巴鲁外,第二大区域代理商。

从本月开始,由斯巴鲁在华最大区域经销商庞大集团参股的斯巴鲁中国汽车销售公司正式挂牌运营,并从10月开始全面接管在华经销商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由富士重工持股60%的合资销售公司中,董事长一职却由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担任,董事会的五个席位中,庞大同样占得两席。

接近富士重工高层的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斯巴鲁很清楚,不依托中国市场的本土力量,斯巴鲁永远不可能将蛋糕做大,斯巴鲁做梦都想跟奇瑞合资。”

在最近一次的公开表态中,富士重工社长吉永泰之曾放言,虽然中国合资项目遭遇严峻困难,但决不会放弃在中国建厂的计划。

三大难题

虽然合资双方都不轻言放弃,但富士重工要与奇瑞牵手走到最后,所面临的挑战尤为艰巨。

首当其冲就是发改委审批难关;其次,即便拿下审批,合资项目的选址同样是个难题;最后,在国产项目启动后,奇瑞斯巴鲁还将面临奔驰与利星行式难题——由庞大参股的斯巴鲁中国,最有可能演绎成奔驰中国在斯巴鲁身上的翻版。

由于利星行在奔驰中国持股,导致国产项目北京奔驰在运营很长一段时间后,都很难实现国产车和进口车销售渠道的整合。渠道的双轨制最终损害到奔驰中国整体市场战略的推进,直到不久前北京奔驰销售公司的挂牌成立,利星行对北京奔驰合资项目的掣肘才算被正式厘清。

对于悬而未决的奇瑞斯巴鲁合资项目而言,庞大在进口车渠道话语权上的一家独大,可能最终将影响到合资项目的后期运作。在进口车渠道上,由庞大参股40%的斯巴鲁中国销售公司一旦完成对现有经销商的“收编”,将形成类似“利星行+奔驰中国”这样强大的既得利益团体。“我个人并不看好奇瑞与斯巴鲁的整车合资项目,从目前情况看,该项目能获批的可能性太低。”庞大集团董事长兼斯巴鲁中国汽车销售公司董事长庞庆华明确告诉记者,即便斯巴鲁与奇瑞合资获批,新合资公司也必须正视进口车渠道建设在先这样一个基本事实,“对我们经营不会有太大影响。”

除了即将面临的审批和渠道难题,奇瑞斯巴鲁在国产基地的选址上同样迷雾重重。

接近奇瑞高层的消息人士透露,尽管斯巴鲁方面倾向于将生产基地落在离日本更近的大连,但从奇瑞总部芜湖传递出的信号却表明,芜湖当地对合资项目的落户更为迫切,“投资均超百亿的观致和奇瑞捷豹路虎项目均落户常熟,而在总部芜湖,奇瑞尚未有产业链拉动效应更大的整车合资项目。”

由于选择大连的奇瑞斯巴鲁项目首次报批受挫,奇瑞不得不将前期筹备给合资项目的大连基地改做高端乘用车出口基地,目前,在已经投产的奇瑞大连一期工厂,新东方之子等奇瑞中高端产品已经投放,由此前被委任为奇瑞斯巴鲁项目组组长的李立忠担任奇瑞大连分公司总经理。

在奇瑞总部芜湖,当地政府同样在为承接这一项目全力以赴。去年10月,芜湖市环保局官网发布的一则环评公告显示,一个投资76.8亿元,规划年产20万辆整车的“乘用车合资项目”已经通过环评,项目除了生产整车,还包括研发中心、污水处理厂、试车跑道和发动机工厂等“配套项目”。

奇瑞内部人士随后向记者证实,该项目正是为承接奇瑞斯巴鲁合资落地芜湖做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