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亚进入政治调整年

发布时间:2019-09-30 10:22:13 阅读: 来源:岩棉板条厂家

中亚进入政治调整年

2015年,中亚五国的四个主要国家均迎来全国性大选。

该地区人口数量最多的乌兹别克斯坦和经济体量最大的哈萨克斯坦分别在3月底和4月底进行总统选举,塔吉克斯坦在3月先后完成了议会的下院和上院选举,而该地区政局最不稳定的吉尔吉斯斯坦将于秋季迎来五年一度的议会大选。

在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两国,两位分别带领国家从前苏联的废墟中爬起来的总统——卡里莫夫和纳扎尔巴耶夫——将毫无疑问再次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这也使得选举看起来更像是庆祝仪式。但两位叱咤风云20余年的总统均年事已高,能否实现平稳的权力交接以及谁将接过这两个国家的权力指挥棒,越来越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无论从经济还是安全角度而言,吉尔吉斯斯坦都是中亚地区最为薄弱的环节。今年5月,吉尔吉斯斯坦将加入由俄白哈关税同盟升级而来的欧亚经济联盟,对俄罗斯的经济依赖程度进一步加深。而遭受欧美制裁的俄罗斯经济发展前景一片黯淡,给业已饱受高通胀率之苦的吉尔吉斯斯坦增添了更多不稳定的因素。

在这样的情形下,美国于年初任命78岁高龄的“颜色革命专家”理查德(Richard Miles)担任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使馆的临时代办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十年前曾席卷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一波颜色革命便是由乌克兰而起。2014年一整年发生在乌克兰的政变,中亚各国都看在眼里,十年前的一幕是否还会重演?表面平静的费尔干纳盆地内部是否潜流暗涌?

2015年不仅是欧亚经济联盟的开局元年,也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规划早期实施的开局元年,中亚地区的政治稳定关乎中国能否顺利推行新经济外交理念。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成立开发银行的努力进展缓慢的情况下,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均从一开始便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国,可见其对参与地区经济合作的积极态度。

在卡里莫夫和纳扎尔巴耶夫各自发表的竞选纲领中,两国总统不谋而合地均将关注点放在了经济发展和完善本国市场经济体制领域,因此,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将是中亚地区在未来实现政权和平过渡的稳定器。在这一层面,中国可以有所作为。

强势老人执政

3月29日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总统选举投票日,当天的投票率超过91%。按照乌的法律,只要注册选民超过33%参与投票,选举结果即视为有效。投票结果也未出人意料,乌中央选举委员会4月6日公布的结果显示,现年已77岁的卡里莫夫再次以90.39%的超高得票率赢得了下一个五年的任期。

尽管有来自43个国家以及独联体、上海合作组织等五个国际组织,总共约300名观察员监督了本次大选,帮助证明本次选举的有效性,但以一些西方观察家的角度来看,此次选举一如该国独立后20多年的历届选举一样,并没有给乌国选民提供“更多的选项”,出来帮场的其他三名总统候选人“几乎不为选民所了解”。

据乌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阿卜杜萨洛莫夫介绍,在选前竞选演说阶段,每位总统候选人都获得了平等使用媒体宣传竞选纲领的权利。每人可在“乌兹别克斯坦”与“青年”电视频道上发表900分钟演讲,在国家主要报纸上免费使用8个版面,以刊登竞选纲领。此外,地方报刊也会刊登各位候选人的竞选资料。

即将在4月26日举行的哈萨克斯坦总统大选也同样为候选人提供了使用电视和广播分别进行15分钟和10分钟演说,以及通过报纸发表两篇宣传文章的权利。同时,哈萨克斯坦政府还为每位候选人提供总额为701万坚戈(合人民币约24万元)的资金用于竞选宣传。

哈萨克斯坦此次获得参选资格的三名候选人分别为:哈执政党“祖国之光”党推选的候选人——现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哈共产主义人民党总书记瑟兹德科夫和哈工会联合会主席——独立候选人库赛诺夫。纳扎尔巴耶夫的最终胜出毫无悬念。

哈萨克斯坦的经济总量约占中亚五国总和的70%,乌兹别克斯坦则拥有中亚地区约50%的人口,稳定对于这两个国家的重要性远远大于西式民主。俄式的“可控民主”在这两个国家同样适用,而且正在被实践。

卡里莫夫刚刚过完77岁生日,纳扎尔巴耶夫也将在今年夏天年满75岁,两位中亚政治强人都还未指定权力接班人,至少未公之于众。卡内基和平基金会俄罗斯和欧亚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保罗·斯特朗斯基认为,大家真正关心的是这两个国家的权力交接班的问题,而实际上的权力交接不是通过公开竞选来完成的。

如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3月初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一个多星期引发的各种猜想一般,卡里莫夫也在今年2月期间消失了大约三个星期左右,引起了人们关于其健康状况的各种猜想。伴随着卡里莫夫衰老的是愈演愈烈的权力继承之争。

卡里莫夫的大女儿古丽娜拉·卡里莫娃去年因被指控通过帮助瑞典和俄罗斯的电信商进入乌兹别克市场收取巨额贿赂而被乌强力部门软禁,但古丽娜拉想方设法在英国媒体上发声称是她的妹妹萝拉·卡里莫娃以及妹夫伙同乌国内安全部门对她进行政治迫害。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的学者弗拉基米尔·彼得罗夫斯基对《财经》(博客,微博)记者说,在中亚两个主要国家进行的首次权力交接,权力继任者可能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像中国一样的“领导集体”。

去年12月,乌兹别克斯坦举行了最高立法机构的选举,正式宣告乌兹别克斯坦将开始由总统制国家转为总统-议会制国家,权力得到扩大的乌议会可以任命政府总理,而总统无权罢免总理。此外,总统只能根据总理提请才可解除各州州长和塔什干市长职务。今年1月,已担任总理一职达12年之久的米尔约济耶夫再度当选为政府总理,此次提名是通过自由民主党的中央全会完成的,而非总统直接任命。

相比之下,哈萨克斯坦的国家权力结构不像乌兹别克斯坦那样集中。在摆脱了从前苏联大家庭分离的阵痛后,这个仅有1700万人口的国家在纳扎尔巴耶夫的领导下经历了十余年的高速经济增长,也培养了一批在国外受过高等教育、接受了市场经济思想的官僚精英,他们将会是后纳扎尔巴耶夫时代不可或缺的国家稳定器。

吉尔吉斯斯坦的脆弱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很容易勾起中亚地区人们对十年前的安集延骚乱和郁金香革命的回忆。但实际上,乌克兰危机的成因和中亚地区的不稳定因素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俄罗斯的中亚问题学者亚历山大·卡布耶夫认为,乌克兰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外部势力的干涉造成的,而当今中亚地区最大的不稳定在于政府官员腐败、贫富差距拉大、族群矛盾以及由社会问题引发的宗教极端冲突。

这也意味着中亚大部分的不稳定因素可以通过经济发展解决。在卡里莫夫和纳扎尔巴耶夫的竞选纲领中,二位经验老到的领导人不约而同地将重点放在经济发展层面。卡里莫夫提出要将乌国2015年的经济增速保持在8%;要从根本上改革当前的公司和企业管理体制,减少行政命令的成分;支持和发展私人企业与小型企业;调整农业结构,减少棉花种植,扩大蔬菜水果种植;促进进口产品本地化,使本土化产品达到36%以上。

随着欧美对俄制裁的加剧,与俄罗斯同处在欧亚经济联盟的哈萨克斯坦更早感到了寒意。早在去年底,纳扎尔巴耶夫就提前发表2015年度国情咨文,宣布“光明大道”经济政策,其实质内容就是要通过国家投资实施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

他的竞选纲领也是围绕着这一经济政策展开:建立共同的、专业的和自主的国家机关,保障经济规划的实施,防止腐败;保证法律的最高权威,维护个人权益,为企业经营活动创造良好条件;在多样化形式基础上的工业化,等等。

相较之下,即将迎来秋季议会大选的吉尔吉斯斯坦更有可能成为中亚地区安全问题的引爆点。受到西方制裁俄罗斯经济的拖累,吉尔吉斯斯坦的货币索姆在2014年全年累计贬值超过20%,国内2014年全年通胀率有可能超过10.6%,而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三分之一的侨汇收入由于卢布的贬值也将大幅缩水。此外,吉国2014年底的外债余额达38亿美元,约占其GDP的54%,已经接近60%国际标准警戒线。

失败的经济政策将极有可能成为反对派在今年议会选举中的突破点。“人民反对派运动”领导人、议员拉夫尚·热延别科夫3月12日号召吉国民众“抵制当局,公开表达对总统政策的异议”,他还暗示当局的失误会导致与2005年和2010年两次“革命”一样的后果。

在中亚地区的主要国家来到十字路口之际,中国推出了“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并且快速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成立,在大部分国家都还持观望状态时,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业已出现在最初的21个创始成员国当中。但是卡布耶夫认为,单靠资金投入和经济发展并不能解决中亚国家的所有问题,毕竟俄罗斯在中亚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吉尔吉斯斯坦在2013年宣布退出中吉乌铁路的建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俄罗斯国内仍然有一股力量对中国进入中亚地区持敌视态度。从某种意义上讲,北京能否在中亚地区取得成功、能否打消莫斯科的部分敌意,关键在于其政策和项目的对俄透明度。”

彼得洛夫斯基则认为,现在再以“大棋局”的视角来看中亚地区已经略显过时,因为没有一个外部力量能够独自满足中亚地区国家全部的需求。反过来,也没有任何一个中亚国家会将全部希望寄托于某一个大国身上。

(责任编辑:HN025)

成人英语班

英语一对一外教

中融信托公司

怎样通过运营商找客户